廣東禪素文化游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廣東禪素文化游 > 臨濟高僧丈雪通醉——蟬友圈國旅

印度尼泊爾朝圣

最新線路

更多>>

佛旅回顧

更多>>

朝圣熱點

更多>>

斯里蘭卡

臨濟高僧丈雪通醉——蟬友圈國旅

發布時間:2019/02/23 廣東禪素文化游 瀏覽次數:313

 

丈雪通醉禪師,俗姓李,四川內江人,生于明萬歷三十八年(1610)陰歷10月15日。父名李梅,母姚氏,皆以耕織為業,生活貧苦。禪師幼年氣質矜持,成年后性情寬厚沉靜。六歲時(1616年),即被篤信三寶的父母送往四川江安縣古字山一禪寺中,依胞叔清然禪師落發,得法名“通醉”。他在寺中,每日誦習《三字經》。稍長,又讀《論語》、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周易》、《尚書》、《詩經》、《禮記》、《春秋》等,兼學詩詞歌賦,臨習書法。其衣食紙筆之費,皆由居士易修吉資助。
天啟三年(1623),讀《禪關策進》。三年后,讀《法華經》,至“舉一手或復小低頭皆以成佛道”,不禁生疑道:“成佛恁么易耶?”請教于清然禪師,得不到圓滿的答復。
崇禎元年(1628),受沙彌戒,爾后讀《莊子》。二十二歲時(1632),他首次朝峨嵋山,一禪 師對他談及金粟密云圓悟老人(1566-1642)門庭孤峻,卓有古風,他聽后頓生仰慕之心。
崇禎六年(1633),他在崇慶西山白云洞,在鑒隨和尚(1573—1644)門下受具足戒。他向和尚提問:“舉一手或復小低頭皆以成佛道,意旨如何?”和尚答:“我這里不重機鋒轉語,一味平實商量。”通醉曰:“干屎橛作么生商量!”后至了凡剛禪師處請教,禪師問他:“從哪里來?”答:“水邊林下。”又問:“曾碰著人否?”答:“見一伙騎牛覓牛者。”再問:“哪個是你不覓的牛?”通醉挺身卓然而立。禪師曰:“恁么則犯人苗稼也。”
崇禎七年(1634),通醉歸古字掩關,閱諸家語錄。其時法兄靈筏印昌(1608—1665,俗姓吳,內江人)從江南歸來,告知破山海明禪師(1597—1666)荷密云圓悟衣缽入蜀。通醉聞言,遂離古字山,往川東梁平縣太平寺參謁破山海明。抵寺時,已是夜半時分,有二僧在山門守候,見其至,乃問:“汝非通醉禪友乎?吾師命我二人在此等候多時了。”遂將其導入方丈室,曰:“吾師怕你誤入旁門,囑你在此靜坐。”言訖二僧即離去。通醉遍觀室內,見案幾上有宗譜一冊,遂取而閱之,知系歷代傳派名號,不禁驚曰:“吾師示我有所皈依矣。”及至天明,見破山,語涉禪機,問:“云門干屎橛意旨如何?”破山答:“脹壞了我,脹壞了你。”通醉曰:“疑殺天下人。”破山作臥勢云:“老僧不參禪,只愛伸腳眠。”通醉聞言,心中疑駭。一日,又問破山:“香嚴在百丈處問一答十,問十答百。后見溈山,一句父母未生前話,卻答不得,過在什么處?”破山便打。通醉欲再問,破山又打。通醉驚呼:“咦!”破山將其亂棒打出。通醉心下越發疑惑,猶如坐于千尺井底,不得一出。一夜,因黑暗中倒穿了鞋,腳套不上,欲伸手撥,忽然猛省。天明后,往見破山。破山問:“汝棒瘡發了?”通醉答:“膿滴滴地。”破山頷首,留之吃蒸餅,講趙州與文遠斗劣不斗勝之機緣故事,通醉便拈起餅,破山“呵呵”大笑。
崇禎八年(1635),通醉陪破山游覽梁平縣白兔亭,觀瀑布。破山見瀑布逾丈,色白如雪,乃為通醉取法號“丈雪”,并作偈一首,詩云:
劃斷蒼崖倒碧岑,紛紛珠玉對誰傾?
擬將缽袋橫攔住,只恐蟠龍丈雪冰。
通醉亦作偈一首,詩云:
誰將玉錢掛山頭,晴雨凄凄總不收。
幾許劫風吹不斷,牢拴天地一虛舟。
是年,丈雪之父辭世。
崇禎九年(1636),丈雪通醉別破山,芒鞋棕笠,瓢杖獨行,去浙江鄞縣天童寺參拜師爺密云圓悟。臨行前,破山為之餞別,并書一偈于扇面相贈,詩云:
雪骨冰肌誰個知,臨行相贈扇頭詩。
清風贏得還歸握,漫莫逢人露一絲。
丈雪萬里跋涉,至天童山萬乙池時,恰遇密云橫杖坐于石。丈雪趨前頂禮,曰:“相見了也。”密云便打,丈雪躲曰:“萬里趨風,乞師一接。”密云又打,丈雪一喝,掉頭便行。密云趕上,將其行李打掉。至晚,丈雪入方丈室展坐具,密云趺坐椅上,合十為禮。丈雪收拾坐具,密云亦出。丈雪曰:“已遲八刻。”密云便打。丈雪曰:“盲枷瞎棒。”密云答:“有人吃在。”丈雪舞動坐具而出。密云見狀,乃留其住下。
崇禎十三年(1640),丈雪上太白頭拖柴,被竹簽刺傷足部,鮮血淋漓。當時眾人均已回寺,惟師兄澹竹行密(1609~1667年,俗姓姚,內江人)在側,問曰:“正恁么時如何?”丈雪答:“血淋淋地。”澹竹嘆曰:“蒼天!蒼天!”丈雪問曰:“你為甚么叫冤苦?”澹竹云:“東家人死,西家助哀。”丈雪亦言:“蒼天!蒼天!”澹竹乃負柴而去。丈雪亦正擬行,忽聞梆鳴,聲振山谷,其平昔礙膺之物突然自落,積劫未明廓爾現前。歸寺浴后,進方丈見密云曰:“通醉適來少有些快活。”密云作聽不清狀,丈雪便連打兩個噴嚏。密云遂打曰:“哪里失利來這里拔本!”丈雪連喝兩聲,密云又打曰:“翻不快活了。”丈雪拂袖而去。
崇禎十四年(1641),丈雪作偈拜別密云,離天童往金陵(今江蘇南京)而去。行至天界寺,遇雪嶠圓信(1571~1647年,密云法兄)駐錫祗陀林,即往禮拜。雪嶠問:“汝是哪里人?”丈雪一喝,雪嶠閉門。丈雪曰:“只得與么去。”雪嶠寫字時,丈雪曰:“求大師字一個。”雪嶠言:“拿紙來。”丈雪作呈狀,雪嶠書之,丈雪拾幅字而出。
崇禎十五年,密云圓悟坐化。三十二歲的丈雪“盛年銳氣,眼高天下”,吳越名僧雖多,而他“厭聞泛濫之風”,惟服膺破山海明,遂買舟還蜀。東游八年之后,至四川開縣大寧寺再謁在此講經說法的破山。破山問:“你從南方走一回,帶了什么寶物來?”丈雪豎一拳。破山云:“別我七八年了,一點氣息也沒有。”丈雪答:“若有氣息則不歸了。”破山呵呵大笑。梁平縣佛恩寺大殿竣工后,破山上堂,丈雪問:“古人拈一莖草建梵剎竟,今日新佛恩,意作么生?”破山答:“八方有道歸王化,四海歌謠賀太平。”丈雪曰:“恁么則石花山畔金聲振,驚起丹林雙鳳兒。”破山云:“著。”丈雪作鼓翅狀而出。
崇禎十七年,丈雪欲回故鄉省視高堂老母。臨行前,破山以源流(即密云圓悟所書授與破山的“曹溪正脈來源”一紙六字)、拂子(禪師用以驅蚊蟲之具)及金錢相贈,丈雪執意不受。破山乃云:“此是從上來的,非老僧杜撰。”丈雪遂受之并呈偈曰:
現身惡世可深藏,莫逐周胡嚴李張。
只待免冰蛇吐火,始拈拍子視吾香。
清順治二年,丈雪移錫成都昭覺寺。其時西蜀重鎮成都作為歷代兵家必爭之地,烽煙滾滾,生靈涂炭,將帥廝殺,鐵騎縱橫,健兒馳騁,兵戈擾攘。被譽為“川西第一禪林”的昭覺古寺,在戰火紛飛中,自然不能幸免。劫后的昭覺寺,在丈雪眼中,一片廢墻殘瓦,荒草凄凄,瘡痍無比。丈雪與師兄澹竹行密、靈筏印昌只得樹下一棲,冢間一宿,草衣木食,艱苦備嘗,時人稱為“三大士”。
順治三年,丈雪跋山涉水,前往貴州桐梓,寓牛山杉臺靘 ,親操杵臼,躬耕為業,名其居曰“雪居”。
順治四年,丈雪之母亡故,享年八十歲。丈雪因戰亂頻仍,遠居他鄉,未能為母送終,抱恨終生。其時,他身邊有一二十四歲的侄兒李氏,早孤,跟隨他多年,遂為其落發,取法名徹綱,法號佛冤。
順治五年,丈雪應遵義府眾居士之請,住持興龍庵,并易庵名為“禹門禪院”,集四方衲子,盛講禪學。又自定丈雪法派宗譜二十字,即:“通徹真常性,機圓宇宙香,光輝今古用,一月印千江。”一日,上堂說法云:“久遇偶晴,人境紛紜。金烏投東嶺,滴露草橋橫。衲子分中,明什么邊事?若也分疏得,也是烏龜鉆破壁。”“法不孤起,仗境方生。境既不存,法從何立?”擲下拂子云:“從茲拋在糞掃堆里,雨灑風吹去。”
順治九年,上堂云:“吾年四十二,做事多顛躓。佛祖生冤家,怒罵轟天地。兔角杖龍蛇,龜毛繩虎兕。一條鐵脊梁,勿遭歧路使。絲毫尚不容,死生安將繼?“
順治十一年春,丈雪返回梁平雙桂堂,拜謁破山海明,總計在貴州八年。破山命他往浙江天童寺為密云圓悟掃塔。其時戰亂未息, 夔門不通,丈雪乃走北路,越大巴山,直抵陜西漢中。在此受諸官紳盛邀,不得已暫時住持靜明寺。漢中僧眾,得以領略丈雪棒喝風采。其時吳三桂任平西王,雄居漢中,裝臥佛表懺請齋,時常禮敬。丈雪見諸官紳熱心弘法,知難以脫身,乃舉弟子懶石覺聆(1612-1678)(1616-1694年,俗姓張,重慶市忠縣人)住持靜明寺,自己先行上路,后發辭別書,悄然離去。眾官紳聞丈雪已去,咸曰:“如此師表,天下少有,臨濟宗風振于漢南矣!”
丈雪行至河南臨汝,禮臨濟宗四祖風穴延沼(896-973)之塔。復至首山,禮臨濟宗五祖首山省念(926-993)之塔。旋取道江南,抵鄞縣天童山,掃密云圓悟祖師塔。“寓禾之新庵,刻破山老人全錄入楞嚴寺”,時在順治十三年(1656年)。復至浙江桐鄉福嚴寺,禮師叔費隱通容(1593-1667)禪師。費隱老人待以優禮,談笑如同門。他讀了丈雪的《從軍行》一詩后,贊嘆道:“西川幸有此人耶,故吳越緇素咸生渴仰。”
其時,破山法兄木陳道忞(1596-1674年) 駐錫嘉興三塔寺。他因與破山、費隱二法兄有隙,所信讒言,說丈雪不是破山弟子,不是從梁平雙桂堂來的,而是假攀。丈雪聞之,怒不可遏,立即趕至三塔寺。當時在座的有木陳道忞、三塔寺住持自閑禪師以及譚掃庵、朱葵石、張菊存、汪爾陶、施易修、孫起伯、高子修、高念祖諸居士。丈雪與眾人相見畢,即云:“貧道有樁不平事,舉似眾護法,可為千古龜鑒。昔山翁法叔在天童職書記,號木陳,貧道寓藏堂,聚首數年,彼此同參。無何不認為同參,不認為法侄。種種謔刺,欺法門太甚。想昔撻隱元(隆琦)為不孝,今視丈雪為假攀。法叔獨霸祖庭,欲抹殺破山、費隱兩家矣!”木陳見丈雪憤激,乃對眾糾正己誤,眾人亦勸解,丈雪之怒方息。
木陳道忞曾兩次被順治皇帝迎入北京,在宮廷說法,受皇帝敕封,氣勢煊赫一時。丈雪不畏權勢,敢于當面痛斥他為擴張勢力,不惜趨炎附勢,“獨霸祖庭”的惡劣行徑,可見其嫉惡如仇。嘉興士大夫慕丈雪之名,咸稱:“丈和尚見諦明白,出語超邁,乃法門中千里駒也!”“可謂是宗門中之旗鼓也!”
順治十四年(1657),嘉興信眾請丈雪住持青蓮寺。丈雪“上堂弄白拈,手段抑揚縱奪,衲子無可容。郡人曰:“此川 ,可謂弄大旗手。”費隱通容、隱元隆琦(1592-1673年,晚年應請東渡日本,成為日本黃檗宗的開山祖師)、自閑禪師、古唐禪師時常來訪,抵足談心。江浙士大夫亦不時親近。丈雪與他們談禪論道,終日不倦。
順治十六年(1659年),文壇巨擘錢謙益(1582-1664)偕白法禪師至嘉興東塔廣福寺拜訪丈雪,二人“攜手深談,不忍分袂,遂成莫逆。”是年,丈雪編成詩集《西還草》。
順治十七年(1660年),丈雪離開嘉興,乘舟至金陵,再溯江而上,至江西九江,登廬山,遍歷群峰,于五老峰、三疊泉等處題偈,并以擘窠大字書偈一首題三寶樹。復至湖北武昌,游晴川閣,登黃鶴樓,多所留題。再溯漢水而上,經襄陽,過武當山,抵興安府(今陜西安康)。興安僧眾及官紳堅留丈雪,為其婉拒。最后到了漢中,當地四眾弟子及文武官員“輿蓋盈門,請再主靜明寺法席”,丈雪辭不獲免,只得往下。
康熙元年(1662),丈雪離開靜明寺,攜杖飄然而至保寧府(今四川閬中),駐錫草堂寺。時有西方天主教傳教士穆革我“倚許方伯勢,諸當道(地方官員)信其邪說,有圖廢釋教之舉。”“丈雪憤而作《上許方伯、席文宗、王郡守辟天主教滅佛書》,力陳佛教功德,歷數諸祖之懿行,痛心疾首:“吾亦何人……荷帽改作焦葉巾……做個村夫與誰爭,窮達通變,物各有數,焚香稽首,拜謝祖庭,脫卻袈裟,出門去罷!”諸當道見丈雪如此疾言厲色,乃公議而止“天主教傳教之事。”
康熙二年(1663年),丈雪離開保寧府,回到成都,住太平寺。當地居士、官紳前來聞法者,絡繹不絕于途。其時南明王朝已被消滅,國內局勢逐漸穩定,經濟逐漸恢復,城鄉逐漸繁榮。一日,丈雪率眾至昭覺寺,見滿目荒榛,憫其頹廢,遂慨然以興復祖庭為己任,發起重建。四川巡撫劉格,布政使郎廷相,按察使李羽中霄等人捐資以助,弟子彭徹巖居士捐農具,諸山僧眾及居士助耕牛五十余頭。丈雪率眾披荊棘,除瓦礫,結茅五十余間,一邊開荒種田,一邊重建寺院。又重修石堰長達十五里,引來清流灌溉良田,農禪并重,自給自足。費時十年,筑成了一座占地三百多畝,規模宏大的寺院。從山門至藏經樓,五重大殿均在同一中軸線上,恪守禪宗叢林儀軌。成都知府冀應熊特為榜書“昭覺寺”匾額。丈雪被后人尊為中興該寺的第一代老和尚。
其時,康熙皇帝重用德國天主教傳教士湯若望(1591-1666),世有淘汰僧尼之說。丈雪“聞玉林國師(1614-1675)密札進京,欲保全大雄、報恩”,乃致書曰:“既膺一國之寵,當此魔強法弱之際,正宜挺身利濟,俾寧謐海內諸山,焉得只顧自己,豈稱法門柱石哉!”
康熙五年(1666年)陰歷3月,破山病重,召丈雪回雙桂堂。丈雪火速上路方抵重慶,而破山卒音已至,遺言:“尚存衣缽之余,可付丈雪通醉修昭覺祖庭”。丈雪星夜趕至梁平雙桂堂,“欲舁棺至昭覺建塔,(雙桂堂)眾僧皆力爭,遂塔全身于本寺萬竹山之前”。丈雪只得“負破山老人衣缽、爪發回昭覺,建塔于影堂之側。”
康熙七年(1668年),丈雪至什邡縣羅漢寺,禮馬祖道一(709-788)之塔。
康熙八年(1669年),值破山“大祥忌”(圓寂三周年之忌),丈雪以花甲之軀,再赴梁平雙桂堂憑吊。返途中,至重慶華巖寺訪師弟圣可德玉(1628-1700年,俗姓王,四川營山縣人,華嚴寺開山祖師)。再經巴縣慈云寺至成都石經寺,掃楚山紹琦祖師(1404-1473年,俗姓雷,四川崇州市人)之墓。返回昭覺寺后,掩戶于寺內“佚老關”,命弟子赴浙江嘉興刻印《破山禪師年譜》。一日,上堂說法云:“凜凜寒霜,洗出乾坤正氣;娟娟皓月,印還天地公心。遐邇關河,淳承至化;西來曲調,仗庇流通。作無窟籠之塤 篪,韻和不齊之金石。擬側雙聰聽風,吹別調中追嚴。”“朝朝睡到日紅東,不會人前撞木鐘。”以竹杖敲香幾云:“天堂地獄,被山僧一擊,七花八裂了也。惟有目犍連尊者揚聲大叫云:‘快活,快活!’大眾且道,此老快活從威神方而得耶?從山僧柱杖頭而得耶?試甄別看。如看得出,六出祁山非猛士,七擒孟獲始稱豪。”
又一日,上堂問:“還有沖鋒慣戰者么?”一僧出,丈雪便打。僧云:“恁么則泥牛吼太虛去也。”丈雪云:“將頭不猛,帶累三軍。”僧作揮槍狀,丈雪云:“善哉,善哉!”僧擬議,丈雪云:“草賊大敗。”僧云:“爐鞴初開,鉗錘大展,衲僧性命,盡在和尚手里。”丈雪反問:“汝喚什么作性命?”僧便喝,丈雪迎頭一棒曰:“恁么,則和尚性命亦在某某手里。”復打曰:“證龜成鱉。”
康熙十三年(1674年),六十四歲高齡的丈雪感到心力交瘁,遂將昭覺寺方丈一職讓于弟子佛冤徹綱(1626-1706)擔任,自己退居“佚老關”專事修持和著述。其時“三藩之亂”(指平西王吳三桂、靖南王耿精忠、平南王尚之信起兵反抗清廷)聲勢甚盛,川西戰火遍地,丈雪不得不避兵至川南江安。
康熙十四年(1675年),丈雪返回昭覺寺。其弟子懶石覺聆重建成都大慈寺,丈雪作偈贈之。
康熙十五年(1676年),丈雪與懶石覺聆及眾弟子游金堂云頂山三學院。歸后重修《昭覺寺志》,并為《華巖圣可禪師語錄》作序。
康熙十八年(1679年),丈雪再次避兵燹于江安,住般若寺。翌年,返回昭覺寺。
康熙二十年(1681年),佛冤徹綱受清廷委派,深入四川阿壩、松潘等藏傳佛教地區。七十二歲的丈雪于昭覺寺“云半間”召弟子竹浪徹生(1634-?俗姓王,四川武勝縣人,時任都江堰市青城山風林寺方丈)回昭覺寺主持佛法。
康熙二十三年春(1684年),竹浪徹生回鳳林寺,丈雪命弟子懶石覺聆繼任住持。夏,丈雪游峨眉山伏虎寺,見弟子、伏虎寺方丈可聞海源(1631-1700年,俗語姓趙,安徽當涂人),作《峨眉歌》。其時七省大旱,丈雪聞之,作《告炎帝詩》。
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,佛冤徹綱歸來,懶石覺聆遂回大慈寺主持重建工程。
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,七十六歲的丈雪發誓不再入城,從此摒除人事,悠然自適。著《錦江禪燈》二十卷,為西南地區有史以來第一部 集禪宗名宿的志書(錦江即環繞成都的護城河,成都故名錦城)。
康熙三十三年(1694年),丈雪命弟子竹浪徹生赴浙江嘉興刊刻《錦江禪燈》。竹浪途經重慶華巖寺時,請師叔圣可德玉為此書作序。圣可欣然從命,寫道:“得死心于先師(破山)者,惟昭覺丈雪法兄耳。吾兄荷法心殷,踐履唯實,壽幾九旬,應接十方龍象,精力猶剩,而得蒐羅全蜀古今名緇寶匣廿有余年,名曰《錦江禪燈》……”
康熙三十四年(1695年),四川按察使趙良璧在成都西郊創建二仙庵道觀,屢發肩輿請丈雪蒞臨,丈雪均婉辭。趙遂率文武官員至北郊昭覺寺,懇請丈雪。丈雪推辭再三,終不獲免,只得乘輿而往。歸來后,即示微疾。陰歷12月26日,召佛冤徹綱至,囑曰:“老僧四大不和,欲斷世間法,汝繼席祖庭,擔子甚重,以調眾之心為己任,揄揚法窟之綱維,即佛祖之心也!”翌日,以衣缽諸物散眾。夜半,索筆書偈曰:
湟帝新歲,碓觜生花。虛空襲破,萬壑生芽。老僧擲筆,誰者是他?
寫罷,即喚人澡浴,畢,大喝一聲,奄然示寂。世壽八十五歲,戒臘七十齡。肉身停留七日,火化于寺后萬松嶺,得舍利子無數,僧眾為之建塔于寺之西隅百步許。
丈雪通醉為臨濟宗楊歧禪系南岳下第三十六世,天童下第二代,破山第一大弟子。學識廣博,精通禪理,機鋒迅捷,棒喝猛烈,而待人處世極為平易。嘗謂:“凡學道之士,務在提撕本參為要”,“將從前知解一齊放下,便是起處。”所言皆是禪宗“即心即佛”之理。他一生著述宏富,除前已述外,尚有《昭覺丈雪禪師語錄》、《里中行》、《青松詩集》、《昭覺丈雪禪師雜著文》等行世。其所作詩歌、頌偈、法語、碑記等,皆為禪門珠璣,俱載于《嘉興藏續藏》、《昭覺丈雪禪師紀年錄》及《昭覺丈雪禪師行實》中。其弟子甚多,法系遍布四川、貴州、陜西、湖北、云南諸省,至今傳承不絕。關于丈雪之史料,除前已述外,尚散見于《五燈全書》、《黔南會燈錄》、《錦里新編》清喜慶五年刻本及有關縣志。
丈雪擅長書法,尤工行草,能作擘窠大字。他幼時習帖顏體字,長而學草書,喜臨急就章。所作行草,結體祥靜,格力天縱。成都文殊院今藏有丈雪手跡一件。重慶市博物館亦藏有丈雪行草五言律詩立軸一件,詩曰:
自來溪里住,家什逐年增。日煮三棵菜,時供一個僧。坐禪非所習,看話亦無能。只應隨緣進,如何繼祖燈。
落款署“八十四叟丈雪醉頭陀手書”,下鈐“丈雪氏”白文印,“通醉之印”朱文印,引章“雙桂榮野”朱文印。雖為八四老人手書,然筆力蒼勁,縱逸有致。(李豫川)

2019年推薦

?蟬友圈廣東禪素文化游之云門寺、南華寺

時間:2019.3月9日

南華寺祖師殿禮拜六祖大師真身舍利

朝禮禪宗祖庭

六祖大師真身舍利

品學特色素食

感悟千年佛法智慧…

佛教禪宗,始于“釋迦拈花、迦葉微笑”的公案。在西方傳至第二十八代祖達摩大師后,東來中國,世稱東土“禪宗初祖”。后至六祖慧能大師,禪宗廣傳并大興于東土,最終“一花五葉”,盛開秘苑。

其中,廣州光孝寺、云浮國恩寺、韶關南華禪寺因六祖大師而被世人尊為“中國禪宗的三大祖庭”。除此之外,廣州華林禪寺、大佛禪寺,乳源云門大覺禪寺等寂靜殊勝處均為世人所向往,更是以能親歷朝拜而譽為殊勝。【詳情

其他線路:

蟬友圈2019最新排期:新增臺灣、柬埔寨、印度尼西亞、臺灣等地

報名聯系

寬宇/朱朱

手機:18826280891? ?QQ/微信:1828112892

耀彪

手機/微信:18675977242

蟬友圈佛旅網

禪游天下 知了人生

蟬友圈國際旅行社

www.wdkbgkd.com.cn

微信·china84000

老时时彩走势图 根据投资所选标的的差异股票指数投资策略 多乐彩 足球指数网_足球指数网-首页足球指数网 富成配资 足彩 快乐8 青岛啤酒股票分析论文股票分析论文 股票过户费最低多少钱 甘肃快三 雪缘园即时指数 股票开户哪家证券公司好 胜分差 江西多乐彩 路易泽配资 巨牛盈配资 足彩即时赔率